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内容详情

盛夏的方程式读后感1000字

时间:2021-11-13来源:尚书文学网 -[收藏本文]

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盛夏的方程式》是我看过的不同于《福尔摩斯》的推理小说,主人公汤川教授是日本东京大学的物理教授,跟福尔摩斯一样有着异于常人的洞察犯罪的嗅觉。小编为大家整理了有关于盛夏的方程式读后感1000字,欢迎大家阅读。

盛夏的方程式读后感1000字

五年级的恭平在暑假期间独自一人乘坐火车去位于海边小镇的姑妈家,车上第一次遇到了大学物理教授汤川学并为他解决了困境.

恭平的姑妈家位于玻璃浦,一个逐渐没落的旅游小镇。姑妈节子和姑父重治经营着一家旅馆,表如成实则是一各对周围这片海非常热爱的人。

由于和恭平的一面之交,汤川选择了恭平的姑妈所经营的旅馆居住。恭平很喜欢汤川教授,他的数学作业也是由教授来辅导的,教授带他去海边通过将手机绑在火箭上发射出去的方法来看到了玻璃浦的海底美丽的景色,并且经常通过方程来解答恭平的问题.

然而不久,旅馆的一位客人消失了。经过寻找后被发现死在海底下方的乱石上,当地的警局初步判定为喝酒后不慎跌落,本想着就此结案,但是,死者冢原的好友警视厅的管理员多多良却认为存在疑问,于是他决定组织人手单独调查。法医提供了死者的死亡原因是饮酒后服用安眠药,然后一氧化碳中毒死亡。这样,案情就变的复杂了。于是多多良找到了警视厅的草薙警官来秘密调查。草薙警官通过调查发现死者冢原是一位刚退休的警察,他来到玻璃浦似乎是为了一件十六年前的杀人案。在那起杀人案中,一名叫仙波英俊的男子杀死了一名女子后被冢原逮捕。然而,随着草蕹警官的调查层次深入却一点点的发现了位于东京的仙波、冢原与位于玻璃浦的节子、重治之间的交集与关联。最终,谜底被揭开。

原来,十六年前,已婚的仙波喜欢上了做服务员的节子,两人发生了一夜情,随后怀孕的节子又嫁给了重治。而这个秘密却被三宅伸子发现,当她去节子家准备敲诈钱财时,被十五岁的成实杀死,而仙波了解到这一切后决定替自已的女儿顶罪。服完牢狱的仙波出狱后穷困潦倒、身患绝症,一直对当年案件耿耿于怀的冢原帮助了他,也得知了他的隐衷。为了帮仙波见一下自己的女儿,冢原来到了成实居住的旅馆。当他说起仙波时,却被旅店老板重治无意听到。重治不想自已的家庭得到破坏,于是借着帮自己侄子恭平放烟火的由头儿童颠痫病好治吗,利用恭平堵住烟囱,通过燃煤炉一氧化碳泄露杀死了冢原。汤川教授了解了这一切,并暗示给了仙波和成实,但他并没有完全的揭穿,毕竟,十六年前的杀人罪已经由行将就木的仙波担负了,成实当时还是个孩子而这次的杀人案中,恭平无意中成了帮凶,对于这样的小孩子来说,心理的恐惧与沉重或许会影响他的一生。

至此,回顾书籍的题目,盛夏的方程式,便可理解了方程式的含义,方程式的两边,一边是法制,一边是人情,如何在两者之间取得最终的平衡?作者已经给出了答案。

盛夏的方程式读后感1000字

东野圭吾的小说《盛夏的方程式》点评

声明:本文有关键情节透露,建议在看完原著之后再来阅读本文。

1.主要人物简介:

恭平(男,小学五年级学生):本书的第一男主角,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他的姑父的杀人帮凶。

汤川(男,帝都大学物理学副教授):是恭平的忘年交。在凶案发生的旅馆居住,是当前的“冢原正次被杀案”、15年前的“三宅伸子(女)被杀案”真相的关键人物。

节子(女):是恭平的姑妈(恭平的爸爸的同父异母姐姐),不是两次凶杀案的凶手,但在15年前的“三宅伸子(女)被杀案”帮助掩盖真相,在当前的“冢原正次被杀案”帮助转移尸体和掩盖真相。

川畑重治(男):是恭平的姑父,是当前的“冢原正次被杀案”凶手。

成实(女,年龄30岁):是节子的女儿、恭平的表姐,是15年前的“三宅伸子(女)被杀案”凶手。

仙波英俊(男):是节子的男友、成实的亲生父亲,是15年前的“三宅伸子(女)被杀案”为女儿顶罪者,患癌症末期。

冢原正次(男、退休刑警):是15年前的“三宅伸子(女)被杀案”办案者,也是当前的“冢原正次被杀案”受害者,退休之后为了追寻15年前案件的真相,找到频死的仙波,继而找到节子、重治、成实一家在乡下海边“玻璃浦”(地名)所开的旅馆,想劝说成实去看她的亲生父亲仙波最后一眼,被重治听到,被重治所杀。

三宅伸子(女):是节子的前同事,在与仙波英俊聊天时得知仙波与节子有私生女,想去要挟节子勒索钱财,被节子的15岁正湖北哪家医院治癫痫比较好在读初中的女儿成实用刀砍杀。

泽村(男):环保爱好者,暗恋美女成实,参与转移冢原正次的尸体。

西口(男,基层警察):暗恋美女成实。

2. 小说故事简介:在30多年前,年轻貌美的节子是一家餐饮店的女服务员,她的追求者有:当时已婚的仙波英俊和未婚的重治。节子先与仙波英俊发生了关系,再与重治结婚,婚后生下女儿成实。根据孕期推测和外貌等特征,节子认为成实是仙波的女儿,但重治是不知道的。15年过去了,成实已经开始念初中。有一天,节子的前同事三宅伸子与仙波在酒后聊天时不小心得知仙波曾与节子有过私情并有女儿。第二天,三宅伸子就去找节子勒索钱财,结果被节子的女儿——当时15岁的初中女生成实持刀所杀。节子把此事告诉了仙波之后,仙波决定为成实顶罪,他取到凶器之后故意引诱警方抓捕到他然后结案。又过去了15年(就是现在了),当年办案的警官冢原正次已经退休了,但他对当年“三宅伸子(女)被杀案”的一个疑点一直想不明白,那就是,为什么三宅伸子被杀的地点不在仙波住处,不在三宅伸子住处,也不在仙波住处与三宅伸子的连线扫过的圆圈之内(他们在凶案前一天聊天的地点在此内),而是在很遥远的别的地方呢?退休警官冢原正次认为此事必有蹊跷,为了寻找真相,他历经艰辛寻访到病重频死的仙波,他安排仙波入住了一家医院并负担了他全部费用,仙波最终告诉了他实情。仙波的心愿是想在死前再看一眼他的故乡玻璃浦的大海,他实际上是想看一眼他的亲生女儿成实。但仙波已经行动不便了,于是退休警官冢原正次决定为他跑一趟。正好此时,玻璃浦要举办一次是否要开发海底资源的讨论会,冢原正次就申请了参会入场券,并入住了节子、重治、成实一家在当地所开的“绿岩庄”旅馆,冢原正次根据照片认出了节子,他悄悄地劝说成实去看她的亲生父亲仙波最后一眼,被重治听到。重治为了维护家庭,对冢原正次动了杀机。他先下安眠药使得冢原正次昏迷,再把他搬到一处与厨房的排气管即烟囱漏气的房间,关紧门窗。重治对小正太恭平说带他去放烟花,还说为了避免烟花进入房间,要恭平爬上屋顶,用浸湿的硬纸板把烟囱的口堵上,这样由于厨房在缺氧环境下的燃烧产生的一氧化碳就进入了冢原正次的房间,最终使冢原正次中毒身亡。重治之所以让恭平去爬屋顶,是因为他自己年老体胖确实爬不了。然后,重治与回到家的节子、送节子回家的泽村一起转移冢原正次的尸北京哪家医院看癫痫较好体到海边,伪装成是从堤坝上掉下来摔死的假象。警方在验尸的时候发现尸体血液里有大量的一氧化碳,知道受害人其实是被毒死的。但要找到真凶和还原真相十分困难,多亏了天才推理专家汤川也恰好住在这家旅店,他不断地通过案件的疑点逐层解谜,最终在警方和小正太的恭平协助下找到了真相。

3. 小说家对细节的描述十分的具体,就像是在描述发生在身边的真实事件一样,而且在各种盘根错杂的内容中几乎是天衣无缝的自圆其说。不得不说,小说家的脑洞十分大,能够在写作时构思这么错综复杂的时、地、人、事,并能够组织好引人入胜的行文次序。这一点让人十分佩服。

4. 关于案件,我其实有个疑问,就是姑父重治让小正太恭平拿湿纸板堵住烟囱口之后。这块湿纸板后来到哪里去了?还留在烟囱口是不可能的,这样很容易就会被发现。那他还是让恭平再爬一次屋顶把湿纸板取下来的吗?在取下来之后,湿纸板后来放在哪里了呢?这一点在文中未有提到。

5. 成实口口声声说喜欢乡郊小镇玻璃浦的大海,实际上她的内心是向往大都市东京的。她从15岁到30岁这十五年来待在海边小镇,只是为了赎罪,她的内心是期盼着有一天,为她顶罪的(她的亲生父亲)仙波出狱之后带她回到一线城市东京的。然而仙波出狱之后流浪街头,艰苦的生活导致他得了绝症,无法再来玻璃浦了。

6. 小说的最后一章有一句:“没有亲自动手做实验的人,是不会明白的。这就是科学。”我的点评是:物理学是一门实验科学,大学生确实应该培养自己具备一定的实验能力。

7. 前面的20多章我是在手机“微信读书”app上看的,后来手机没电了。我就在电脑上搜了个在线阅读的网址看完了,可以将字体调为:宋体,24px,把背景色调为灰黑色,这样阅读起来眼睛更舒服。

盛夏的方程式读后感1000字

我现在总是很谨慎地使用一些我称之为大词的字眼,比如:人性,比如:绝望,比如:爱,又比如本书中经常提到的守护,因为我发现我越来越难以用文字来给这些词下一个定义,或者用一些场景来再现它们的意境,总之时我越来越难以把握它们了,所以每次要用到它们时,我总是小心、小心、再小心,反复思忖:用在这里合适吗?甚至有时都有些诚惶诚恐的感觉。就像本书中的汤川学,看过北京哪个医院看癫痫病比较好《嫌疑人X的献身》的人应该清楚他对于真相的执著,可是在本书中他却似乎在真相前犹豫了起来。

说实话,这一点的确让我觉得有点意外,那么理性的汤川学居然也会有那么感性一面,想必在这些大词面前,我们的物理教授也开始倍感压力了吧?而书中的那些真正的犯人似乎也因此逃脱了本应得到的惩罚,尤其是那些利用无知者的人,无论犯人的目的与初衷为何,我只想问对于无辜的被害者,这样公平吗?

其实,我也发现了有一种比较奇怪的逻辑在类似本书这样的日本推理小说中弥漫,那就是一旦使用我在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些大词来包装目的、或者初衷时,人们所采取行动将会变得很极端,有时真的只是为了“守护”、“梦想”之类的词语,就可以伐害生命,甚至是无辜者的生命。不是说众生平等吗?那么为什么可以为了一方,就可以牺牲另一方呢?这里的标准和逻辑又是什么吗?

我想这里面一定有这些“大词”的“功劳”,因为我总感觉这些词本身就带有某种催眠的力量,它们总是会不知不觉地影响人们的思维,让人们在潜意识中感到为了这些“大词”做什么都是值得的,甚至有时人们都没能理解这些词背后真正的意义是什么、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就凭着近乎本能的反应去采取行动了。看似他们是这些“大词”的信徒与殉道者,而其实他们更像这些“大词”的奴隶,自己早已难辨是非。

而这其中我们每个人也许也都有责任,我们总是不停地感叹这些“大词”的伟大,不停地颂扬为之殉道的人高尚,至少也会为之寻找些开脱的理由,而全然不顾他们以这些“大词”名义都做了什么。

其实,写到这里我也很纠结,我现在真的无法给出当这些“大词”出现在我们的选择中时,究竟该如何取舍,也许我只能说,当要一个选择涉及到无辜者的生命时,请好好想一想这样作到底值不值得,即使“守护”很伟大,“梦想”很高尚,在生命面前其实都是可以先让一让的。

最后我还想说,“血缘”这个词也是属于这类大词,人们似乎总是在意自己这方面的异同,人们似乎总是害怕一旦缺失了这上面的联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会变得脆弱无比,所以有人为之惶恐,有人以之要挟,有人凭之取舍。而其实虽然血缘的联系确实存在,但它却未必真有家长里短、鸡毛蒜皮中的岁月来得真实与坚固!

如果满分五颗星,我给本书打三颗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