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详情

[《家贼难防》——因庄园香蕉甘蔗被盗有感] 一直挂念着家中有两串香蕉,已经到了该收获的时候了。这次的香蕉…

时间:2021-08-28来源:尚书文学网 -[收藏本文]

一直着家中有两串香蕉,已经到了该收获的时候了。这次的香蕉比往年不一样,肉体饱满,肥硕个大。就因为如此的优秀,我就有了向人吹嘘的资本。如何的分配,心中也早已有了人选。一切的,可以追溯到上两个星期。因为上周带着儿子到广东周边走了两天,不能如期回到庄园。如今回到庄园让我看到的,却是的一幕。一串香蕉挂在树上不见了一半,另一串香蕉却是完全地消失了。

周五下班,一阵心血来潮,我居然开起了快车,没到七点就回到了庄园。入的季节,山区天黑得早,色此时已经遍布每一座山峦。庄园也已是事物难辨。不过,凭我的感觉还是发现了庄园的一些变化。大门外的原野上变得视觉开阔,一目数里。原来失修已久,荆棘丛生、野草肆意的百亩荒野,被人为地修整得了无踪迹。

我反而有点不太适应了,那些知名的或者无名的野花、野草、灌木丛,往日如数家珍地展现在我的客人面前,当然,也引来了儿子的十万个为什么。那些霎时好看的红的、蓝的、黄的小花,时不时儿子掐回家里,毕恭毕敬地献给了,像电影一般略过我的脑海中。当然,还有那些在丛林中穿行的类、禽类,它们几乎在世上不多见,却不时地呈现在我的眼前,简直每发现一次都会让人热血沸腾。我感觉那是上帝派来给我作伴的使者,与庄园同在,放射出世上最为耀眼夺目的光芒。就这么一阵的机器轰鸣,丛林没有了,它们赖以栖息的家园没有了,而我的精神世界一并给收拾掉了。我还能高兴起来吗?此时我没有之情,一丝也未曾有过。

“爸!……!下来!”

清晨,我依然躺在床上的时候,儿子不知何时已经起床跑到楼下去了。我被惊醒时,听到妻子在后院菜园的刨地声,儿子在帮忙打下手。我的睡意未消,又偏睡了。

“爸爸!下来,你的香蕉被小鸟吃掉啦!”儿子又扯开嗓门高喊。这下我睡不下去了,立马从床合肥癫痫哪家医院好上弹了起来,这可是我的大事。( 网:www.sanwen.net )

站在香蕉树前,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情景终于还是出现了。一串比以往的果实要粗壮很多的香蕉,已经在树上熟了一大半。“江水暖鸭先知”,我这里可是香蕉熟了鸟先知。我现在所看到的,那熟透了的香蕉早已被小鸟吃掉了一半(有图为证)。远处的树上有几只小鸟在俯瞰着我,不时在向我鸣叫,似乎在向我宣示着什么,应该是“我的地盘我作主!”,那么地慷慨激昂。我呀立马是揪心的疼,肺快要气炸了,真希望手上握着一杆枪。实际上,我还是喜欢这些小鸟的,我已经把它们当作了庄园里的成员了。不难想象,没有小鸟的庄园,该有多么的。没有经过本人的同意,偷吃了香蕉,只能当作家贼来论处了。但是,要真是拿起枪去消灭它们,还下不了手。

  两个星期前,这串香蕉就已经果实饱满,已经显露出成熟的种种迹象,而我也已经开始着周末收割的谋划。最要命的是我的嘴巴藏不住秘密,已经向友人献出了分享的。世事总是不随人愿,人保的陈女士突然发出全家出游的邀请。也怨我已经有些时日没像样地带儿子出游,一旦被扣上个自私的帽子,那就得把一切的急需毫无保留地甩掉。就这样,进庄园的事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当然心中还抱着侥幸,心想已经是的开始,天气变凉,香蕉不会那么快变黄,再等一周也许还来得及。两股思想的合力,促使了我对庄园的淡化。实际上,还有一串香蕉也到了收割时令,只不过比这一串要晚成熟一点,也仅仅相差一周。这串香蕉借助邻居丢荒的土地,当属变废为宝。

一想到这串晚成的香蕉,一个新的希望又从新在心中点燃,我立马移步于另一香蕉树下。往日仅种下一棵香蕉苗的地方,如今已是香蕉成林癫痫病人可以吃烤鸭吗了,绿影婆娑。可仔细打量,哪还有成熟的香蕉。我朝着最高的那棵香蕉注目,发现树的顶部中央有一个明显的黑色印记。我什么都明白了,这香蕉被人巧妙地摘走了,用的不是一般的工具,而是专业人士用来修剪高树枝的特殊剪刀。被人摘去香蕉的香蕉树,看不出有丝毫的受伤,顶多像个正常人被切掉一颗肾脏,并不伤及一样。除了顶上留下的黑色印记,树杆依然粗壮圆润,像把伞子般的大叶子却是更加的茂盛浓郁。让人无法想像这里挂着一串即将成熟的香蕉。

 

“贼胆!高手!”我不禁由心中愤怒地喊出。我的呼喊应该包含着不揪出盗贼誓不罢休的壮举。我极力要为我的谋划失败找回真凶,以抚平我那颗受伤的心。侦探看多,我又有了当一回侦探的冲动。那么案情应该从哪里下手呢?一周来这里发生了什么呢?我第一想到的便是门前被人为推剪得光秃秃的荒草滩。顺着思路理下去,我发现邻居的大院也被清理干干净净。

“不好,我的甘蔗!”我立马意识到还有另一事件要发生。

去年天,我曾经在这香蕉树旁也开挖了一块地,不到三平米,里面种着肉食型甘蔗,肉体呈紫黑色的甘蔗,如今应该有人头高了。

我沿着那块地张望,哪还有甘蔗的影子?跟院子里的杂草一样,已经被修理得干干净净,甚至连张枯萎的叶片也没有保留。

“贼胆!”我用力地跺脚,上下牙齿紧紧交合,心中再次的怒骂。

“是物业管理中心吗?……我家的香蕉被人偷了,种的甘蔗也被砍得一根不剩。在小区之内应该有严格的监控才对,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呢?这很不正常嘛,你们赶快派人来处理。”我抄起手机拨通物管。一阵自报家门后,我已经压不住心中的怒火,以至于语气略带了颤抖。

小鸟吃剩的香蕉得赶紧收割,否则仅存的也会遭殃。<郑州军海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吗/p>

“儿子,砍香蕉去!”见儿子正拿着小锄头,像模像样地跟着在菜地里刨地,我把手向他一挥,儿子立马推倒锄头,情绪高昂地跟着过来。

“等等我!爸爸,等等我!”我站在香蕉树下的时候,只听着一阵的手推车轱辘的声响,儿子推着手推车拐了个弯来到我跟前。我分明感觉,一场收割战斗即将打响。

一阵熟套熟路的收割,香蕉被我从香蕉主杆的上端折断下来。经过分割,形成成品,然后装上手推车,被儿子运送到球场。

  收获,是个让人内在自豪的事情,也许只可意会。那么看着儿子的参与,那样地埋头苦干,充满着童真,喜悦那是更是只可意会了。今天又是个好天气,看看,金色的阳光,撒在大地上、撒在人身上、撒在成熟的香蕉上,金灿灿、黄橙橙,心窝里也还是暖暖的。

  早上十点,物业管理派人来了,隔着大门就向我们喊话,是个的保安。小门是开的,他并没有径直走进来,而是我的认可,挺有礼貌的。

我让他进来,然后直接带到香蕉树旁边。经过我的指引后,他确认了香蕉被人偷走。我告诉他,香蕉和甘蔗绝对是你们物业养着的这帮园林护理工偷走的。我用偷字并不难听,因为它没有经过与业主的商量,甚至是主人不在的时候。

“不要那么肯定吧,也许是你们请来的偷走的呢?也是有可能的,而且更方便。”保安不以为然,当然我们在探讨,我还能怪他吗?但是我还是坚持我的判断,因为一些成熟的推理已经在我的脑海中形成。

  “我敢百分之百肯定是你们的那些园林工人干的,首先他们身份特殊,跟你们熟悉,出入自如,检查不严;第二,他们有特殊的修剪工具,可以不用放倒香蕉树,轻易地取走树上的香蕉,现场特征明显;第三,这些香蕉和甘蔗,不可能大摇大摆地就能走滨州癫痫病医院到哪家治疗好出小区大门。这几天不是对荒草进行全面清理吗?把香蕉和甘蔗藏在运送车的杂草堆里,带走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我还在为我的推理滔滔不绝的时候,保安已经翻过栏杆走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从小门走了进来。

“对着你的大门有个摄像头,呆会儿我们查看记录,就会找到偷东西的人了。”原来他也像我那样,在推理在分析,并且对他的说话充满着,也是希望我期待着他能成功。我当头就不客气地给他的话泼下一桶冷水。我说:

“你以为你很聪明吗?你们的工人还不知道你们有多少摄像头吗?绕开摄像头那可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靠它,作去吧。”

“我马上回去调开摄像头看看。”他并不想争论什么,撂下一句话便骑上电动车走了。

我预计没有后来,更不会有结果。这些园林工人,从一开始,物业管理就没有从组织纪律上去管教过他们。随意去获取业主的果实,物品那是常有的事情,甚至对公家的领取物也采取监守自盗。你要是不信,到他们家里,轻易就会从中找到属于从公家里拿走的东西。

因为他们长期在小区内,久而久之,他们的行为因无人管教无人制止。便成为潜移默化的盗贼,喔不!应该叫家贼才是,防不胜防呀。

若干天以后,果不其然,关于香蕉甘蔗被偷事件,物业管理已经没有了下文,不了了之。

后来,和我的护工聊到此事。她告诉我,亲眼看到这帮人在摘走我们树上的龙眼。

再后来,妻子也告诉我,这帮人在挖咱们家种的大薯。然后,跟他们理论的时候,要回了一部分。

可悲,物业管理怎么请了这么一帮的家贼?可恨!

2018年10月27日草稿于庄园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