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内容详情

网络情缘(七)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尚书文学网 -[收藏本文]

〈七〉

简躺倒床上,想着今天与云的聊天,品味着云那字里行间的温柔,她希望在这突如其来的温柔中甜甜的睡去,可这来得太突然的温柔使她太兴奋,兴奋得无法入睡。她干脆爬起,坐回电脑桌前,打开电脑,走进云的空间,她要把云的内心世界读遍。

当她翻出云说是给写的那首诗,当她看到云在那首诗的最后写的后记:‘久不投情毒……并和三个憨笑的表情,’她的心有点冷,于是在键盘让敲出:“云,再次走进你的空间,就是为了看你说的给我写的诗,看到最后,却看到外加题记:‘久不投情毒……’。谁会对号入座……?知道我当时怎么想的吗?心……有点……冷……像……入冰窟…………。想想,我是何人?何能何德?

云,我的心思真的很细腻,抑或说很小气。”

简留完这段话,将电脑关掉,再次躺上床。简虽然很喜欢云,也很云。但是,简怕,她真的很怕。她怕自己掉进这个虚拟的旋涡无力自拔。简想:云说这首诗即然是为自己写的,那么为什么还要在发表后的诗的尾部写上‘投情毒——’那样。难道云向自己表露的全是假的?她不敢想下去,她努力地闭上眼睛,最后是疲劳将她的眼皮缝合才静静的睡去。

第二天,云跑步归来,当看到简在聊天窗口给自己的留言,看到那颗对自己火热的心在退缩,他了,后悔在诗的尾部写下‘投情毒素’的字样。云为什么要写那样的字样?那是因为云怕自己的好友们怀疑自己网恋。云不得不放一个烟幕弹。可是简不能理解自己,唉!真的心有点隐隐作痛。( 网:www.sanwen.net )

云又想,即然简不能理解自己,那就向她解释呗。于是云为什么将那句话要打在诗的尾部的原因详细的用写在对话框里,然后又向简汇报今早的情况:“简,我跑步归来了,我是带着你去跑步的,你在我的心中鼓励我:‘云,加油!你要跑过白天黑,跑过秋,跑出你的辉煌来。’你还说:‘云,我们都不年青了,我们所剩下的明天不能让它白白的荒废,我们要在这美丽的播种希望,让明天结出甜蜜的果实。’我说:‘简,好的,你我,共同耕耘,让我们的开出的花朵。’

简,我来看你了,你可是我的小懒虫,你还在被窝里呼呼吧,看你睡得那么香,我的心也甜甜的。我俯下身去,在你的面额上轻轻地吻了一下,感觉好美。简,原谅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吻你了,不要怪我哦!。”

云留完言后就出去吃早点了。云吃完早点,一个人独步沿着小镇傍的那条小溪慢慢地走着。小溪的水很平静也很清澈。云时不时拾一粒石子抛向溪中,那石子落下处跳起一朵小小的浪花。浪花落下,柔波轻轻地荡开,对岸的绿柳,在微波中摆动,就象一幅动画,很是好看。当波光平静,溪水见底,那水草,在水底招摇。还有水草中的小鱼儿,一会钻出一会又钻进,一会又蹦出水面,落下时激起无数的涟漪。云看着这一切的一切,太美了!云此刻想:要是简也在身边,与自己慢步在这明媚的里,享受大自然这些微妙的意境,那该多好!哦!三月好个春,连小溪都装满了!

中午时分,云带着美丽的回家了。云虽然一个人在外独步,云的心中却有一个简陪伴着。因为简已成为云心中最美丽的想象,最温柔的春天。呵呵,一个人心中一但有了个自己心爱的人,心中想着的,眼前看到的,都是五彩缤纷的世界患上了癫痫的儿童能长时间的玩电脑吗?,啊!真的太美了!

云在未打开电脑前就在心中猜想:电脑里一定有简写给自己的留言。

当云打开电脑,简那温柔而深情的一行一行地流进云的眼帘:

“早上好,云!

应该是中午了,是吧?呵呵!

一夜辗转反侧,现在眼睛还好像睁不开。仿佛这突如其来的幸福来得太快,让我措手不及。我不能确定那就是爱,或许就是采风时需要的又一个体验、一种游戏?我不得而知,迷或诚恐不安。

几十年,仰或说一世中曾有过那浪漫的,那千年的誓言,也是存在于幻之中,却从未想到过真实的存在。云,你上我落泪了,你让我难过了,你于心何忍呢?

入夜,我小心翼翼地走进你的空间,品读你的文字,追随你的心绪,如同众多一样,偶尔也幻想,或许我也就是你文中的女子,集你百般宠爱于一身,那是一种怎样的幸福啊!可是,云,云啊,我不是你众多才女中能让你相知相爱相守的绝色女子,我是奇丑无比,可我心思却如张爱玲笔下‘就算低到尘埃里,但心里是喜欢的,并在那里开出一朵花来’。云,有一句话不是说得好吗:‘人之相识识于品,人之相敬敬于德,人知相交交如情。’让我们做相知相识相敬的好,身心疲惫的时候能互相安慰,好吗,云?

我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上电脑看你的留言。

我喜欢看你和你网友嬉戏的话语,看到你快乐我也快乐。因为我也喜欢那样的性情。

云,我不想让你为我的无端存在而让你改变什么。我只想要你快乐。

顺利每一天,云!”

简本以为云不在线的,当简写完这段话时想离开电脑到屋外走走,当简刚刚转身,电脑中的小喇叭叮叮的响起,云发来了一行字:

“就算低到尘埃里,但心里是喜欢的,并在那里开出一朵花来。呵呵,好美丽的一朵花,好柔情的一个女子!简,真的好喜欢你。”此刻的云心中好甜,甜得无法用言语形容。

“云,你在啊?你为什么不点亮你的头像?你就那样悄悄地躲着我?你于心何忍?你还真是个小坏坏。”简说完并发一敲头的表情。

“嗯,在!小宝贝,就是要给你一个惊喜!”云调皮地回答。

“云,你知道吗?我的性格就像容儿那样刁蛮、任性。但我细腻得多,细腻得自己心里生疼。我不想苛求太多。我很明白自己的情感,一旦付出就会深陷。云、云,我真的伤不起!我不能和别的女子一样,能一笑而过,我的情感纯美得我每每想着都会掉泪。”

“简,我不想说谁是我的唯一,可我的心不再属于我。是从认识你,你知道吗?我的心时时刻刻都在你那里。”

“云,我昨晚一直写着一个字,你知道吗?那是个什么字?”

“简,你写的一定是个‘云’字。你说:是吗?”

“云,就要你猜,但我不告诉你。云,你知道吗?就像我们初相识,偶尔唇枪舌剑,多开心啊!云,有你,真好!有什么心里话,可以说说。云,如果我们的变化了,我连个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你知道吗?云。

说真的,我也曾想过我能有个知心蓝颜多好啊,在我疲倦的时候能够靠一靠他的肩头,他也能呵护一下我。

云,我不想让他像空气一样的让我可望不可即。

云,甚至我可以做他最好的红颜、宁夏癫痫病去哪家医院知己,抑或是情人。但我只属于一个,除了老公以外的一个人。

云,我不是水性杨花的女子,我只想付出我的真情,除老公之外,只对一个人。”

云读着简的这些话语,加激动,还有无尽的甜蜜。云庆幸,庆幸自己遇上这么好的一位女子。这么知性,这么情意缠绵。这时,云饿了,云要弄午餐了,于是,向简告别说:“简,我饿了,我要弄午餐吃了,等下午有空再聊,拜!”

简答:“嗯,也好,我想吃完午饭到外面走走,也去做一些运动,不知几点能回,如回来了,我就呼你,拜拜!祝你时时开心!”

下午6点钟,云回来了,简那席缠绵而柔情的话语,使云整个下午都缠绕其中。云太想简了。云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看简回来没有?当看到简的头像还灰着,心中有一丝失落。于是,在键盘上敲出一句句话:“简,你回来了吗?你吃过饭了吗?你有想过我吗?简,我怎么那么的想你,想你都快想得发疯了,你知道吗?简,这难道是我前世欠你的,欠你的相思债?我究竟欠了你多少?你说个数,我还你,不知我这辈子够不够还?”

“不够还,我要你下辈子还要还。”简说完格格地笑着。

云发一敲头表情并说:“你在啊,你是故意让我急的吗?你也学坏坏故意折磨我。”并发一难过的表情。

“呵呵,我是刚回家,打开电脑就看见你的留言,所以就回你话了啊。”简还说:“我下午去了建身房,弄得一身热乎乎的,这几天运动过量了,今天稍微减少了些,在回家的路上,吃了快餐,现在口有点渴,我去泡杯茶,干脆先洗了澡再来和你聊,你等我。”简去泡茶洗澡去了。

云也趁机去厨房弄起饭来,他看锅里还有剩饭,就架起锅,打开电兹炉,掏一勺油放进锅内,然后将剩饭倒进锅内,放一点盐巴,再敲两个鸡蛋,用铲子将剩饭揉碎,就快速地炒起来,不一会就炒好了,云将饭铲进碗里,揣到电脑桌上边吃边等简来和自己聊天。(云的老婆不在家,一个人的就这么简单)

简先将茶泡上,再走进洗漱间,将水温调好,然后慢慢地将自己那身充满了汗味的衣裤全部脱掉,她那美丽的胴体,暴露在那面镜子中。她凝视着镜中的自己,皮肤依然是那么的细腻白嫩,身材依然是那么的苗条妩媚。她看着自己身上那美丽的曲线,该隆起的地方不高不低,恰到好处,她满意地笑了。她上帝给了自己一付好身材!此刻,她想起云还在电脑前等着自己聊天,于是,就迅速地洗起头来,洗完头,用毛巾将头发上的水揉干,然后用头套将头发蒙上,她用花洒将温温的水洒在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那种感觉舒服极了。她倒出淋浴露,用双手在全身慢慢地摩擦,当双手触及自己的敏感部位时,心中激起一股电流在缓缓地流动。当她想着云,想着云就坐在远方的电脑前等着自己时,她心中的浴火燃烧了。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双手。她那双手在自己的乳房轻轻地揉,速度由慢变快,此刻的她,完全沉浸在了自慰之中。当她从自慰中清醒过来,她羞得满脸通红,赶紧将身上的水擦干,迅速地穿上衣服,然后捧着茶杯来到电脑桌前。

当简坐下,面对着电脑,就象面对着云,那一脸的羞色更加的浓起来。她用柔指轻轻地敲动键盘:“云,不——不——不好意思,让你等久了!”她敲完这几个字,想着刚才在浴室的那一幕,脸上火辣辣的,她深深地将头低下,生怕云在电脑的那端看见似的。

“你啊你,让我等得花儿都谢了。不过吗——我想象着你洗澡时哈尔滨哪里看癫痫好的模样,我也陶醉——也很美!”云调皮的回答。

“你就在想象中去美吧!”简停顿一下继续说:“就和你简单地聊一下我吧,我也就这几年,应该是在二三年前?记得不太清梦,我很健忘的,我性格外加些大大咧咧。那时,一个本区的女网友和我挺聊得来的,她把我拉进一个群里瞎聊,就这样,在那个群里,我们像一群小,无拘无束地瞎侃。”

这时云分享了一首歌曲《牵手》给简,并说:“简,今生与你相遇好想和你牵手,就算现实不能牵手,那么,就让你我牵手网络,牵手,好吗?”

简答:“嗯,好的,我也很喜欢这首歌的。我还很喜欢你的空间。你的空间很美,可惜我不会制作。还喜欢你的文字,从你的文字看,你是个多情之人,不知道有多子仰慕你的情才呢,得意吧?

你的文字充满了情,你真的是多情如志摩。

我也很喜欢徐志摩。我起初的网名叫蒙丽娜娜,群里的姐妹都叫我娜娜,这名字很有味,是吗?

和你略提到过的‘简爱’是我继后的网名,我喜欢《简。爱》的女主人公对爱情的坚贞不渝,因为我的性格也是那样的。后来Q号被盗了,就用上了这个号‘简’,意思是我想一切都要简单,简单再简单。”

“你的记性真好,的事都记得那么清,我啊,过去了,就象过眼云烟,消失得无影无踪。还记得小时候我的乡亲们都叫我牛‘傻牛’”云说。

“傻到极点就变聪明了哦!不过我更喜欢另一个字,我喜欢你用那个字来称呼我。”简说。

“真的吗?是个什么字?干脆你告诉我,我以后就那样称呼你。”云说。

简答:“不是忽悠我吧,你的情商那么高,文笔又那么好,就不能猜一个字让我高兴高兴吗?”

“情商又不是知商,我可是一个傻傻的我。还是你告诉我,或者提示一下。”

简打出一个拼音YU

“是‘妤’”云猜。

“同音,是玉,喜欢吗?”简说。

“嗯,喜欢!一块美玉,洁白无暇的美玉!哈哈哈!那以后就叫你玉儿了”云开玩笑地补上一句:“‘玉儿’这称乎在我的网友中也有啊!”

“你曾叫曾叫什么‘宝贝’,晕死,她们都叫过什么的?我不喜欢雷同,我要独一无二,啊!我叫你‘云儿’,喜欢吗?”

“嗯,喜欢,你叫的,我都喜。”云答。

“看到你都叫那些才女什么什么儿的,好肉麻哦。啊?‘玉儿’你也有啊?那你叫我冷玉,好吗?”

“我叫你媚儿,因为你在我心中就是一个妩媚动人的活宝。”

“我不喜欢。你还是叫我冷玉吧,或者在‘简’字后面加个‘儿’”。

“冷玉?别,那个‘冷’字会把我的心冷却的。还是叫你玉儿吧,我没有叫‘玉儿’的网友”云狡黠地一笑。其实云有一个叫‘玉儿’的网友,他也偶尔叫过她一到二次。不过云和那个‘玉儿’从没走近半步,只是在空间偶尔留留言而已。

“好,你就叫我玉儿吗。 你知道‘冷玉’的出处吗?”

“不知道。”

“有一次,宝玉和黛玉下棋,宝玉拿着棋子看着黛玉,说了句‘真是冷玉生香啊!因为我的性格里,有点黛玉的多愁善感。”

“你不但多愁善感,你还心思细腻。”云又说:内江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你的记性真好,我也看过红楼梦,可我什么也不记得了。”

“云儿,你的性格和我有点相似,也是那么的强硬,不知道哪天,我们就因为一句话,走着走着就散了呢。”

“不会的,我要做你的小绵羊,因为爱你,我要学会包容你。”云说。

“云儿,你知道吗?在我儿子很小的时候,他就以为由出了轨,我连当时最好的姐妹都没有诉说,因为我没有一个知己。我当时连死的心都有了。我当时的条件就是净身出门,只要儿子,他跪着求我,他家人也求我,我看他态度勤恳,也就不了了之。

不过,他还很顾家,承担家里的所有。

我是他们家那边很贤惠的媳妇,我的美名一直流传在他的。”

“哦!你受苦了!”云说。

“是的,现在一切都过去了。其实他人也不错的,现在我也想通了,男人在外,有几个不沾花惹草的?何况他还算是比较优秀的男人,还是一个很有家庭感的男人。”

云听简这么说着,内心感慨万千。是人,就会有七情六欲,就会有欣赏美、追求美、追求新鲜的浴望。比喻一个人在一个美丽的百花园里,看着这枝花也美那枝花也美。采了这枝花,还想去采摘那枝花。一个人在一个自选商场,看着这样物品也爱,那样物品也爱。买了这样物品,还想买那样物品。一个人在一条小吃街,吃了这样可口的小吃,又馋着另一样可口小吃。是人,就摆脱不了世俗。因为人心是不可以的。简,也不列外,因为简也是凡人,就算简把自己说得那么,那么一尘不染。当她遇上了云,遇上了一个优秀的男人,她的心,不也一样的动荡起来了吗。

云想着这些,无法平静,内心也隐隐地作痛,因为自己的心,此刻也一样地在出墙。唉!这也许就是人的本能。这也许就是自然规律。

云不得不回到现实,因为云遇到了简,遇上了这么个优秀的女人,他也顾不了那些世俗的眼光,他的心出墙了。他爱这块玉,这块玉虽然有点瑕疵,那也不算瑕疵,因为人无完人,何况这块玉已经很优秀了。

“玉儿,你在我心中就是一块冰清玉洁的玉,一块让我爱不惜手的美玉。你那么优秀,你的男人有你真幸福!”云又说:“我怎么就没那福气?我的一生中怎么就没有你这么一个即有着美丽的心灵而又贤惠的女人呢?”云叹气。

“云儿,我的心已属于除了老公外的另一个男人——那就是你。你可得好好的疼惜。”

“嗯,我会的,我好怕有一点点过失伤到你,我曾在的语言里就轻微地伤过你”云说。

“云儿,不要伤害我,我好怕。你知道吗?我和你交谈的过程中,就因为你的话语,我的心难过了好几次。”

“玉儿,为了你,我要改变自己,要改掉所有的毛病。唉!我这人脾气古怪,不知道能不能真改掉?不知道什么时候么又会伤到你?”

“云儿,你一定要改,你可知道我对你的一片心吗?以后千万不可伤害我。那样,我的心会很疼很疼的。”简又说:“记得那时,看到那些凄惨的照片,我当时哭得不行,当场就要把那月的工资全部捐出去,后来领导因为只捐了一些,我们员工不能超过他们,就作罢。云儿,我觉得交往,都是将心比心,你对我好,我就会对你好,是吗?”

“嗯,是的!”云答。

(待续)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