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详情

我的2018经典散文

时间:2021-01-08来源:尚书文学网 -[收藏本文]

我的2018经典散文

  一、生活

  2018年,我的生活可以说是在“害怕”中度过。因为年过七旬的父亲患胃癌2年,今天住院做化疗,明天门诊做检查;今天出现血小板减少,明天出现黑便、脱发;今天说是病重,明天说是病危。每一次大夫的言语,都敲打着我这个做女儿的心。

  已经记不清是哪一天的夜里,家里的电话骤然响起,我慌忙披上衣服拿起电话“谁呀?”

  对方焦急的回答说,我是你爸爸的保姆。大闺女,你快来、快来吧,你爸他大出血。

  我的天啊,怎么怕什么来什么啊!我心里犯着嘀咕:“赶快拨打120去医院啊!”保姆应声挂断了电话,我慌忙穿上衣服往医院赶去。

  来到医院,父亲已经躺在监护室里,脸上、嘴角旁到处都是没有来得及擦干的血迹。此刻父亲紧闭着双眼,平静的呼吸着。我悄无声息的坐在父亲的病床旁,心里说不出的恐慌起来。

  怎么会突然出现大出血呢?吃什么食物了呢?

  此刻,保姆好像读懂了我的疑问,于是就说:“老先生临癫痫那家医院好睡觉前说是饿了,家里还有一条鱼,我就给他清炖一点鱼汤,吃的过程中,他说好象有鱼刺塞进牙缝中了,他自己就不停地剔牙,接下来就出现了不停地吐血,越吐越多,就是这样的。”

  此刻,略懂医学知识的`我看看父亲监护仪上的血压、脉搏等各项生命体征指标都在正常范围,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于是我找到值班大夫,请求他给父亲做一个会诊,烦劳口腔科的大夫给父亲做个检查。在经过一系列签订的医患签字同意书签订同意后,口腔科大夫给出的结论是:左上第2磨牙牙龈破损出血。建议:压迫止血,禁食水2小时。

  我的天啊!这真是虚惊一场!

  二、事业

  提起2018年我的事业,她可是我的骄傲。

  在目前如履薄冰的医患关系中,我能在基层一线平平安安的走过来且不说是伟大创举,起码也是很了不起的。因为我所在的医院是一所城乡结合部的县级医院,不说医院规模大小,但就地理位置你就知道它该有多“险要”。

  由于是城乡结合地区,自然是人口众多,经济相对发达,交通便利。这样一处“风水宝地”,周围遍布无数的有证的、无证的大小诊所。不足两里处分别有一家市级的三甲医院和专科医院。由癫痫临床症状是什么于国家新农合政策的实施,才使我们这所医院至今没有幕落。

  “潘大夫,你们这一周该去我们村健康知识讲座了,我们大家都等了几周了,这周再不去我可要直接找你们院长去了。”李庄的村长赵志进门就说。

  “坐,快坐下来,赵主任。”我急忙起身。

  “不坐,去还是不去啊?”赵志继续说。

  “你看,前一阵子杨庄的孩子有几例水痘,不是在给她们村的学校做健康指导吗!同样是病人我们哪能……”

  “是啊,我知道这一阵子天气冷了,是呼吸道疾病的发病高峰,村里的老百姓许多都出现了感冒症状。咳嗽、发热的也不少,个别诊所的大夫说是H1N1甲流感流行,我们村里的村民都很恐慌,我就是为这事来的。”

  “什么H1N1流感啊,那能是顺口说的?明天我们去你们村现场取样回来化验一下就是了。”

  “真的啊?一言为定。”赵志村长露出了笑容。

  “一言为定!”我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回答。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组织医院的权威呼吸科专家和检验室人员来到李庄村指定的地方,给村民体检的同时也为部分有呼吸道症状的村民取了咽试纸标本,又交代一些注意事项脑电图需要多少时间。回到医院我们马不停蹄的与疾控中心联系做化验。结果排除了H1N1甲流感,村民们只是患了普通的感冒。当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把结果告知他们的时候,他们露出了信任的微笑。

  像这种事例,在我们基层医院多的不胜数。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的实施老百姓需要的是医疗卫生服务,关心的是健康。因此我们也做到了。虽然有时候有那么一点点的欠缺,只要你凭心对待他们,他们是会理解你的。

  相信将来我们的医患关系会更美好!

  三、爱情

  常言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我和老公相濡以沫20年,为了共同的理想-——治病救人,才来到这“穷乡僻壤”。

  十年前,老公在部队医院工作,因为响应支援地方的号召和他的同事来到这里,一直从事着科研工作。我只是嫁鸡随鸡来到这里罢了。

  2018年上半年,老公拿着他和同事五年的研究成果出席美国某学术专题会议,期望这一项成果在国际杂志上发表。可是最终落选了,为此老公差点患上抑郁症。

  “我们的数据是对的,已经核对了无数次了,怎么还是同实际有差别呢?问题出在哪里?”老公又在梦语,大声地责问。

婴幼儿癫痫能好吗

  “再做它一百次病理切片,看看与上一次有何不同?”老公常常自言自语。

  “今天看来又失眠了,满身的虚汗。”老公三更半夜的反复坐起。

  “妈妈,我们带爸爸一起出去转转吧,让爸爸转移一下视线,爸爸已经不年轻了,他太累了,让他休息休息吧。”儿子建议说。

  “老公,你这样身体会拖垮的!我们全家出去旅游一下,或许你会有更多的收获。”我在老公心平气和的时候劝说他。

  最初的时候老公死活都不同意,他说:出去是在浪费生命,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再次完成数据的核对。

  家人实在是拿他没有办法,最后我们不得已请来了上级的心里咨询专家,给与帮助指导。

  现在,老公康复了,一切都恢复了正常的轨道。老公的学术成果也在2018年的11月份获得认可。我们一家人一起迎来了幸福的2016年。

【我的2018经典散文】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